飞宇科技

加入收藏  官方微博|咨询电话:0513-85156660|全国热线:400-999-0513

 资讯动态
 News
首页 > 行业资讯 > 就商业模式而言,脸书、苹果、谷歌的出路都在中国
就商业模式而言,脸书、苹果、谷歌的出路都在中国
文章来源: 本站         作者: 管理员         发布时间: 2016-04-28

  《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Facebook Aims to Drive Down Tech Prices to Expand Its Reach 」讨论了困扰FB 发展的难点——如何快速增长用户。

  Facebook has changed the way people interact with their friends on the Internet. But less understood outside tech circles is how the social network has come to be perhaps the most aggressive example of a growing number of companies that are unwilling to pay top dollar for products made by traditional technology suppliers.

  虽然你可以说,FB 已经不再仅仅是一家社交媒体,它更是一家人工智能公司。但所有的技术,包括深度学习甚至虚拟现实技术,都不过是FB 扩大用户群体的一种新方式。对这家公司来说,其商业模式建构在沟通人与人的连接,所有的增长点也要落脚到人与人的连接。

  因此,透过两周前的 F8 大会,扎克伯格向开发者以及华尔街释放了多个信号,核心便是降低用户获取 Facebook 服务的门槛——这需要开发者为其开发更多实用而简洁的产品,比如这次大会力推的 Bot,就是利用基于 Messenger 提供更多服务,从而增加现有用户粘性,并借此吸引更多新用户的加入。

  联想到之前 FB 在人工智能算法与硬件、数据中心硬件等方面的开源计划,扎克伯格的每一步棋子都是为了更好地打造一个开发者生态,在这里,所有的开发者都可以简单地为 FB 用户开发产品。

  其次,Facebook 还有一个进军发展中国家的野心。首先就是Facebook 呕心沥血的 Free Basic 计划,这是一个针对发展中国家的免费上网计划。2015年下半年开始在印度实施,不过到了 2016 年 2月,印度政府决定中止这个项目,而随着FB 董事会成员马克·安德森的一句「反殖民主义活动已经给印度人民造成了数十年的经济灾难。为何现在停止?」的Tweet,这个项目也上升到了另一个层面:Facebook的免费网络计划是不是另一种殖民统治?

  为此,《大西洋月刊》记者 Adrienne LaFrance让 Emory 大学英文系教授 Deepika Bahri 总结其两者的相同点:

  与之相关的争议还有很多,截止到目前,Facebook 的 Free Basic 还未在印度恢复,倘若不能在全球第二大人口国家做出突破饿,FB 的用户规模根本无法满足华尔街的期望。

  扎克伯格的另一个希望则是中国。但无论读文选,学中文与领导谈笑风生,还是北京雾霾天的跑步PR,FB 入华始终没有太明确的进展,美国财经媒体 Quartz 在一篇名为The only way Facebook enters China is as a tool of the government的文章透露了入华的三大条件,或者说是三大底线:

  从这个角度来看,留给 FB 灵活操作的空间并不大。

  进一步说,各大公司的战略部署或多或少就是对其商业模式的补充。不过很遗憾,即便连苹果这样的巨头,也很走出对其固有产品线的依赖。在昨天公布的财报中,苹果迎来 13 年来最差的一个季度数字,其罪魁祸首就是 iPhone 销量的下滑:在爱范儿这篇「终于走下神坛的苹果,未来是否一蹶不振?」分析里:

  他们在这季卖出了 5119.3 万台 iPhone、总营收达 505.57 亿元,其营收之高仍然辗压硅谷的所有同行,其 39% 毛利率仍然足以让其它卖硬件的同业汗颜,财政仍然十分健康。

  可是,这仅仅是绝对数字。

  苹果经历了至 2003 年以降的首次同比倒退,而且倒退幅度达 13%,略低于专业分析师预期的 52 亿美元;而 iPhone 相比去年少卖了接近 1000 万台 iPhone,同比倒退达 16%,略低于分析师中位数的 5137 万。尽管苹果指 iPhone 销量不佳是由于全球经济环境影响,但分析师郭明錤先前表示,苹果很可能会是全球五大手机生产商当中唯一录得同比下跌者。

  很多人唱衰苹果时往往拿 iPhone 缺乏创新说事儿,但本质上说,苹果真正匮乏的是其商业模式的创新,智能手机市场已经没有多大空间可做,唯一的亮点可能会出现在低端市场,而这又恰恰是苹果过去从未关注的领地,从这个角度来说,iPhone SE (系列)或许会成为苹果第三财季甚至今后的救星。

  iPad Pro 会成为另一个救命稻草吗?至少微软和一大堆 PC 厂商并不太会将这个产品当作自己的竞争对手,但微软需要警惕的却是 Google 的另一个战略性的试探:把 Android 与 Chrome OS (面向桌面的操作系统)进行整合。根据 Reddit 上一位使用 Chromebook 的用户反馈,在最新版的 Chrome OS v51 中,系统设置菜单中有一个写着「Enable Android apps to run on your Chromebook(能让你的Chromebook运行Android应用)」的复选框。

  当然,其目的也只有一个:卖更多的广告!

  这同样基于 Google 的商业模式,在上周 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财报会议上,Googe CEO 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表示,Google 将启动一轮转型任务,其目标是成为以技术驱动的云计算供应商,并计划在 2020 年使其云计算业务营收超过广告业务。

  但显然,Google 要做的不仅是云计算业务收入快速增长,也现有的核心业务——广告收入同样不能掉队。根据广告巨头 Merkle 发布的 2016 年第一季度《数字营销报告》,美国移动搜索广告市场增长迅速,其中来自智能手机的广告点击所占比重从去年四季度的33%上升到今年的39%。而在全美所有移动搜索广告点击量中,Google 占据了95%,份额远高于去年同期的86%。微软的必应搜索在智能手机端的点击量份额只有 3%。

  Google 面临的问题与苹果类似,那就是智能手机领域的天花板。早在 2014年,市场调研公司 Strategy Analytics 的数据显示,iOS 和 Android 占有全球智能手机 96% 的份额。其中,iOS 的市场份额为 12.3%,而 Android 则是 83.6%。但在利润方面,iOS毫无疑问占据绝对领先地位。分析公司Canaccord Genuity称,苹果在手机行业的利润占整个智能手机市场利润的 72%,而十几家全球范围的Android厂商将争夺剩下不足30%的利润,这还不包括一些地区性的山寨厂商。

  更重要的一点在于,随着FB、微信等社交媒体开始发力 Bot ,也令 Google 面临其移动操作系统 Android 被边缘化的风险,也势必影响其广告收入。因此,Google 转向桌面市场颇有些「围魏救赵」的味道,而在整个 PC 行业衰退的背景下,Chromebook 销量喜人。Google 在2011 年发布第一代 Chromebook,并未被外界看好,直到2013 年,该系列产品的销量才有所上升。在 2015年前 3个季度,Chromebook 已经占到全球 PC 出货量的 2.8 %,在2014年全年,这个数字只是1.9%。

  对 Google 来说,Chromebook 借助低价已经闯出一片天地,而倘若能在 Android 应用的帮助下加速发展,或许能给几乎停滞的 PC 市场 带来新的惊喜,也将进一步扩大 Google 的广告规模。

  不过,无论是 FB、苹果还是 Google,都不约而同地面临一个难题:如何开拓中国市场。FB、Google 自然不用说,苹果在华的业务也遇到诸多挑战。尽管苹果已然将中国作为 iPhone 的重要市场,但在 iPhone 销量下滑的大背景下饿,苹果的其他服务类产品,如音乐、电影、图书业务在华发展困难重重,最新的消息称,苹果已经关闭了在华的电影和图书业务。

  所以,某种意义上说,观察这三家硅谷炙手可热公司的最佳角度,就是中国。

版权所有:南通飞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地址:江苏省南通市崇川区桃坞路99号华宏国际大厦1107室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苏B2-20120099  苏ICP备13024083号